国产成 人 综合 亚洲_国产亚洲人成在线视频_亚洲AV国产AV手机在线_我要去啪啪影院

歌舞团的故事 - [db:分页标题]

简陋的舞台,这是在一个流动歌舞大棚的里面,舞台边上两只五喇叭的大音箱在放著强劲的迪斯科舞曲。明亮的灯光之下,一个不会大过20岁的女孩在台上跳着艳舞。棚子里挤著好多的人,好多的男人,一双双的眼睛,色咪咪的盯着台上的女孩。女孩只穿着三点式,身上披了一条纱巾,美好的身材让大家一览无余,少女鼓鼓的胸部,在小小的乳罩遮盖下,大半的乳房都露了出来。她轻轻的拉下了身上的纱巾,将它扔在台边,用手按住了自己的乳房,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慢慢将手从乳罩边上伸了进去……台下响起了一片叫好声:“好!!来,拉下来,让老子看个清楚!!”“哦,用力些,让我帮你摸一把好不好啊!”还有人鼓掌,有人在吹起很响的口哨。她笑了,伸手在后面解开了乳罩的带子,少女可爱的乳房像两只小兔子一下子跳出来似的暴露在了大家的眼前,雪白的乳房圆鼓鼓的,上头有两粒红红的、小小的乳头……台下一片忽然一片寂静,大家都看呆了。她又扔掉了乳罩,用自己的手在乳房上抚摩著,用自己的指尖掠过乳尖,按压着自己的乳房,按压着,动作越来越快--她转过身,一下就将自己的裤衩也褪了下来!她的身材可以说是一级的棒,那屁股也长的太好看了~~美妙的曲线,让谁都忍不住想要摸上一把。“快转过来啊~~快,够劲啊~~”“让我看看你的B啦~!”台下一片嘘声,谁不想看个痛快,看看这个美丽的女孩美妙的胴体,啊,她转过来了!她坐倒在了舞台上,慢慢分开了自己的大腿,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她下面的毛并不茂盛,嫩红的、迷人的小穴看的好清晰。她调皮的用手放在身后撑起了身体,摇动双腿,让自己的私处在男人的面前不断的晃动着。台下的男人们都摒住了呼吸,一眼也不眨的看呆了,甚至呆到了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下了台,回到了幕后。报幕的声音响了起来:“刚才大家欣赏的是本团的风骚艳舞,当你看完这个节目的时候,本团今天的演出已经全部结束……”人们从沉醉里清醒了过了来,实在是感到意犹未尽,于是大家一边咕哝著没看够,一边骂骂咧咧的都出了场。“人多门小,各自的钱包请照顾好,欢迎大家明天再来!本团明天将为大家重新安排节目,精彩非常,绝不重复,请大家相互转告……”报幕的声音在远远的飘荡著……舞台的后面站着两个男人,一个看起来有30来岁的高个西服男子,拿着话筒,他就是报幕的了。一个用几只木箱简单搭成的音控台上放著两台VCD机,一个调音台,几个话筒和一个无线接收器。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报幕男的边上还站着一个20来岁的年轻男人,个子高高的,穿着一套干净的休闲服,短头发,长的很帅气。他站在演员上舞台用的小楼梯边上,呆呆的看着从舞台上下来的女孩。这个男人,哦,也许该叫他男孩,他叫张志国。张志国是义乌廿三里人,他进到这个歌舞团有一个多星期了。当时他在廿三里交流的时候偶然的来看了这个歌舞团的演出,就被这个叫小芸的女孩迷住了。他觉得自己喜欢上了这个漂亮可爱的女孩,就想进到这个歌舞团里陪伴她。那天看完演出后他跑到后台,鼓起勇气对团长说了想加入歌舞团。也许是考虑到团里面女孩多男人少,有很多体力活没人干不行,加上得知张志国歌也还唱的不赖,有时候还能上台多演个节目,再说又是本地人,于是团长点头同意了。就这样,也没有说过多少钱一个月,张志国兴冲冲回家带了些换洗的衣服,买了一床铺盖就跟着这个叫群星的团子到处流浪了。哪里有交流会,歌舞团就往哪里跑。他在团里的工作主要就是搭棚拆棚,有时候无聊了也上台唱首歌。因为团子基本上都在浙江一带活动,有时候起点什么小乱子,张志国会说本地话,团长也有不少地方用的上他。所以对他干活不干活的也不是太在意。才来是那几天他觉得什么都很新奇,团子到了一个地方,就热热闹闹的开始做演出,团里面有十二个女孩子跳舞,看着都很赏心悦目。不过他还是最喜欢小芸,她年轻又漂亮,才19岁,个子高,身材又好,该凸的凸,该凹的凹。五官清秀,标准的美人胚子,刚来的时候没看见她跳艳舞,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在台上向着这么多人暴露著身体,他有点感到羞辱,但不知道为什么,又有些说不出来的冲动……张志国19岁,他还没有碰过女人,但是,他觉得自己很想要她,小芸。他呆呆的看着小芸在后台穿好衣服,然后从他身边走过。这时候,本来在外面看票的歌舞团团长向他走了过来。团长是个40来岁的中年男人,有点发福,个子不高,脸胖胖的。他笑嘻嘻的对张志国说:“小张啊,跟到我这个团好不好玩哪?没有在家舒服吧?”张志国忙说还好啊。团长又笑嘻嘻的:“小张啊,我看出来了,你是看上我们家小芸了,怎么?要不要我给你个机会啊?看你天天给她买这买那的,也该让你尝尝鲜了,她可是嫩的很哦,不过,以后可是要好好帮我干哦。”志国对团长的话不是很明白,但团长笑嘻嘻的拍了拍他的肩就顾自走了。晚上的演出完了,也没什么地方好去,团里面的人都找地方睡觉去了。女孩们很多都在舞台上打铺,志国想找个空位也没有,于是他抱着自己的铺盖上了团里的东风车准备在车上面打铺睡觉。团长远远的过来叫住了他:“小张,今天你过到我那里睡去,不要在这车上睡了。”志国应了一声,就跟他去了。团长自己在大棚外面搭了个小棚,里面还有一张木床,铺的厚厚的。在歌舞团里,这可是只有团长才可以享受到的,一般的人就只是睡在舞台或车上,乱的要命。团长还是笑嘻嘻的:“我说小张啊,今天你就在我这里睡,便宜你了,我有事呢,晚上就不回来了,知道吗。”志国忙说:“哎呀,那真多谢了,那我就在这里睡了,你有事就去忙吧。”团长笑了一下就走了。志国搞好床铺就脱了衣服熄灯睡下了,不过他在床上躺着却睡不着,想着小芸今天在舞台上……还想到了团长那神秘的笑,什么意思么,要是小芸能够让我……想着想着,志国越睡不着了,10点多了,志国不由的想打一次手枪来弄些睡意,他把手伸进自己的内裤,慢慢的捋动自己的阴茎,很快的,他的阴茎就硬了起来。他闭上眼睛,想着小芸那美妙的胴体,想像著自己将她紧紧抱住,她的小穴将自己的阴茎紧紧的包容住了,好温暖……也好舒服……他渐渐地沉醉到手淫的春梦中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人影出现在棚里,轻轻叫了声:“志国,是我。”正在云里雾里的志国差点吓了一跳:是小芸,是她,没看错吧?“小芸?你,你怎么来了?”志国忙停下了手,呆呆的问她。小芸已经坐到了床上:“是我,今天团长让我过来陪你睡……”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今天晚上,我就是你的了……”小芸的话让志国有点不敢相信,但想起今天团长对他说的话:“小张……你是看上我们家小芸了,怎么?要不要我给你个机会啊……让你尝尝鲜了,她可是嫩的很哦……”本来想想团长是说说罢了,想不到晚上小芸她……他有一种被人摆布的感觉,可是一看到这美丽的女孩,他什么都不介意了,自己不是一直在喜欢她吗?她既然都来了,那怎么也不能错过,管它这里面有什么玄机呢。想起这些,他胆气一壮,伸手就把她拉进了被窝。小芸是在颤抖著的,她穿的衣服很少,志国又是脱了衣服睡了,刚才拉进来一把抱住,他就感到她的身体在颤抖著。“小芸,我真的好喜欢你,你知道吗?”志国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一边更用力的将小芸抱紧了些,慢慢的感到了她不再颤抖。“真的吗?”她将头埋到了他的怀里:“其实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也好喜欢你的……”她忽然有点气喘:“不说这些了,我,我今天就是来陪你的,那么,我们开始……先放开我,让我脱衣服好吗?”他放开了手,小芸坐了起来将身上的衣服慢慢的都脱了。志国拉开了灯,他看到的是这个自己喜欢的女孩赤裸的身体:那洁白的皮肤、醉红的小脸,鲜红的小嘴、浑圆的玉乳,还有那修长的美腿和那大腿的汇合处那迷人的山丘--好完美,19岁的妙龄少女,她的身体是多么美好……志国看的欲望贲张,拉掉了自己的裤衩,一把就将小芸拉到身下伏身压了上去。他感觉小芸的皮肤好光滑,肌肤的接触真的好舒服……小芸“唔~~”了一声,伸手将志国抱住了。男女赤裸相拥著,真的是干柴遇烈火,两个人都正是年轻欲旺的时候,这样皮贴皮,肉挨肉的无比刺激,一下子就让他们呼吸急促,口干舌燥,只想着能够抱的更紧。志国是第一次做这事,不知道该如何开始,下面的阴茎硬著只知道往小芸的大腿根使劲顶着,就是不得其门而入。小芸被他乱顶的浑身发软,她俏脸绯红,感到自己的小穴痒痒的,黏糊糊的流出了好多的液体,她再也受不住了:“志国,好难受哦……你快插进来吧……我要你……”用手抓住志国的粗大阴茎,将自己的大腿分开了些,把龟头对准了自己的小穴口:“插进来好吗……快插进来……”志国正在胡乱的顶的难受,忽然感到阴茎撞到了一个柔软的所在,他一使劲“扑哧”一下,整根阴茎没入了小芸那少女的阴道……“哎哟~~好痛~~你好狠,轻点~~呜~~”小芸轻声的尖叫,紧紧的抱住志国,她是真的痛了。志国一怔,看着她眼泪都疼了出来,忙抱住她不敢动了,任自己的阴茎插在小芸的小穴里。虽然少女柔嫩紧窄的阴道紧紧包围着自己的阴茎,让他感到了无比的快感,但还是一边体会著这交接的快乐,一边小声的安慰著,又用手擦去小芸的泪水。就这样不动过了好几分钟,身下的小芸呼吸急促了起来,志国低下头去亲上她的小嘴,两个人开始热吻。

两个人的舌头在相互品尝著对方口腔里那美妙的滋味,一阵阵触电般的感觉在唇间向着全身不断的蔓延著。半晌,志国离开小芸的双唇,深情的看着这个他的第一个女人。小芸也在看看着他,两个人就这样的无言注视著。小芸渐渐感到自己的小穴里被阴茎插著有些涨涨的难受,小穴的内部好像有一种骚动,麻痒痒的,好像要志国的大鸡巴好好的来顶自己几下才好,脸上不由的又是一抹绯红。志国看的心中一荡,此时越加感觉到自己的阴茎在小芸的小穴里泡著憋的难受,他有点不好意思地问小芸:“我现在可以动了吗?”小芸松开了抱住志国的手,微微点了点头。得到了许可,志国不再犹豫,忙用手支起下身慢慢将阴茎抽动起来,轻轻的将阴茎从小芸的小穴抽出,退到了阴道口,一汩淡淡的液体随着他的阴茎从小芸的小穴里涌了出来,小芸觉得小穴里面一下子好像空了一般,不由的“哦”了一声,志国又将阴茎深深的插入。慢慢的小芸不不再感到难过了,她的小穴里有志国的阴茎在抽动着真的是好舒服,她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快乐的叫起来,她想忍住,可是志国又挺动起身体使劲把阴茎往她的穴里插进去,小芸再也忍不住了:“志国~~哦~~好舒服~~我里面~~~好过瘾~~~再用力啊~~~~哦~~~~~~~”听到小芸的浪叫,志国感到无比兴奋,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他觉得小芸的小穴就好像是一个有魔力的嘴,在不断的吸吮著自己的阴茎。从龟头到根部全在小芸的肉穴的包围中,啊,这就是做爱啊,好舒服啊……不知是为什么,虽然这是志国人生中的第一次性交,但他还是做的很持久,半个小时后小芸大叫了一声:“好哥哥~~~~~~~哦~我不行了~~~~”两眼一翻,下身猛的往上一挺,紧紧的抱住志国不动了。志国忽然感到小芸的阴道里面好像有小手在不断的挤著自己的阴茎,顶到子宫口的龟头更是感到好像有张小嘴在舔著,他呜的叫了一声,压住小芸,阴茎开始飞快的抽插,小芸被他的阴茎抽插的简直快要晕厥过去了。小穴的嫩肉夸张的向两边分著,淫水也伴着阴茎抽动的扑哧声往外流溅著……志国感到自己的丹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冲著,一阵阵的快感不断涌来,想要射精的冲动再也控制不住,用了全身的力气做了最后的几个冲刺,闷叫一声,就抱着小芸压了上去不动了。志国的阴茎在小芸的小穴里抽搐著,不断的将男性的精液喷射到小芸的小嫩穴中,直到几分钟后射完的阴茎开始安静下来。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小芸闭着眼睛还在体会和回味着这次性爱的快乐,志国觉得现在的他头脑里一片空白,全身有一种好松弛的舒服,压着小芸的身体动也不想动。小芸过了好久睁开了眼睛,看见志国还是趴在自己身上,看着他轮廓分明的脸庞,想到刚才激情的时刻,小芸不由得心中充满了甜蜜,樱唇一凑就吻上了他的嘴唇。志国睁开眼睛看着小芸红晕未褪的俏脸,爱意犹生,也开始痛吻她的樱唇,两人不断的吻著,发出呢喃的鼻音……缠绵过后,志国拉了灯,黑夜里听见他们在轻轻的说著话:小芸,我好喜欢你--我也是的,我也喜欢你啊--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我现在不是你的女朋友了吗?你是不是不想要我?--对啊,刚才我们都已经搞过啦,不承认都不可以啦--志国你好坏哦,我不理你了啦……呜,你做什么……--我又翘起来了,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可以想见,在这个小棚子的黑暗里,又是一片旎绚春色……第二天两个人醒的都很早,小芸起床后忙着去洗脸了,志国也起来抱好自己的铺盖回到车上。刷过牙洗过脸,团长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看见志国对他笑笑,然后要大家快点吃饭,吃完了开工。歌舞团里的饭食很简单,早上就喝点稀饭对点凉菜就过去了,早上七点多,大家差不多都起来了,弄好衣服被子什么的就拿了碗筷准备吃早饭。团子里面十几个女孩子和七、八个男人都围在烧好稀饭的大铁锅边盛稀饭。志国看见小芸正在准备盛稀饭喝,说真的这稀饭真的不好吃,于是他招招手叫着:“小芸!”听见志国在叫她,小芸脸一红,忙放下碗筷走了过来,轻声问:“志国,什么事啊,我吃过饭还要上台呢。”“我们到外面吃吧,稀饭不好吃。”拉着她的手就走,其他的人都很奇怪的看着他们。吃过早饭回来,老远已经听见大棚里的音箱在用很大声音的播著:“演职人员和工作人员请注意,请做好一切演出准备,上午的演出马上要开始,把门的,开始卖票了,小芸,小芸回来了没有,开始演出了……”志国忙拉着小芸走了进去。舞台上灯光一开,强劲的迪斯科音乐响了起来,团里的女孩子穿着三点式已经站在舞台上开始跳舞招揽观众,小芸忙进去换服装,志国没什么事好做,就到大棚门口卖票处站随便一下。在门口站着几个团里的男人,有一个人在卖票,一个人在后面剪票,还有一个专门喊话的矮个中年男子拿着话筒已经对着场外围过来的群众叫了起来:“场外的嘉宾,场外的朋友,有欣赏有观看的朋友,不要错过这个好机会了,这里是群星歌舞演唱会。我们上午的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请抓紧时间购票入场,早购票早入场,入场找个好地方。早来早看,晚来晚看,来迟了啥也看不见。五圆一张五圆一位,五圆的票价是最低也是最优惠,听唱歌,看跳舞,歌的歌歌声嘹亮,舞的舞,舞姿疯狂。这里有七七八八摇摆舞,九九新潮爵士舞,摇滚太空霹雳舞,风骚艳舞,印度风情脱衣舞。五块五块,这是小姐的艺术比赛,五圆五圆,这是小姐的浪漫表演。你看那舞台之上灯光之下,那火辣辣的情是赤裸裸的爱。你买一张票,里面的小姐对你笑一笑,你买两张三张票,里面的小姐让你抱一抱,你买上十张八张票,里面的小姐让你搞一搞,当然那是不可能的。不是猛龙不过江,本团的少女是最开放,脱的光脱的快,来看脱衣大比赛,中国在改革,群星在开放,要想看歌舞,请到群星来!来看三点看二点,再看那下面的一点点,黑糊糊的一大片,那是内蒙古的大草原。美不美看大腿。浪不浪看长相,妙不妙看胸罩,打开胸罩露出两座高山,一座是西玛拉雅山,一座是珠穆朗玛峰。奶罩奶罩大中小号,大的像皮球,小的像灯泡。你看看本团有一十八位小姐个个美个个浪,都是少女,有很多还是处女,盛况空前,大开眼界,大饱眼福!男人摇啊摇,要出三条腿,女人摇啊摇,摇出矿泉水。你在外面看狂的,不如到里面看黄的。你光站不看,不是英雄好汉。你光站不买票,不如回家和你老婆搞两炮!人老心不老,看看身体好。“……………………………………………………………………………………”门口早就挤了很多人,有的听了喊话筒的煽动,从门帘子缝里看到舞台上的露点女孩,就掏了钱买了票进去了,志国站在那里把门,觉得这些男人真的是好色,不过想到自己昨天晚上和小芸疯狂的做爱,他却不禁又有点痴了。这时候,来了一群人,闹烘烘的都要买票进去看,志国仔细一看,都是昨天来看过的演出的,他们买了票进去后就嚷着:“快脱快脱!!这些都不要看的,脱光了跳!!!”“叫昨天那个小骚货先出来!喔唷,她的老逼可是好看的很那,嘻嘻……”“再不出来我们要砸了你们的团!!”棚子里一片混乱,里面的观众都跟着起哄起来。志国忙跑进大棚里,站在舞台前听见团长在后面说:“那叫小芸出来上台吊一下,快。”报幕的急忙报道:“好,那么现在请大家安静一下,下面由本团的芸芸小姐为大家带来一段精彩的靡靡之舞,演员请登上艺术的舞台!”志国的头都要炸了,又要小芸跳艳舞,小芸是现在已经跟了他,昨天晚上他就要求小芸以后不要在舞台上跳脱衣舞了,那时候她可是答应了。志国实在是不想再让别的男人随便的看着小芸的身体了!不过不一会他就看见小芸已经穿着三点上了台,开始随着淫乱的舞曲扭动了起来,台下面的人慢慢的安静了下来。不一会下面看的人已经是不断的叫着:“脱脱,快脱!!”团长在后面也用话筒叫了:“小芸,上下一起来,快。”这上下一起来是歌舞团的暗语,是叫小芸全脱光的意思。志国站在舞台前呆呆的看着小芸,小芸也看见了他,她迟疑着把手伸进了乳罩,下面的人开始大声叫好,很多人吹起了口哨,观众一个个睁大了眼睛等待着看小芸美丽的身体。可是过了很久,小芸还是没有开始脱衣服,台下已经有人大声骂了出来,还有人用石头砸上了舞台,小芸尖叫一声跑下了台,观众愤怒了,大家都大叫着要“刚才的小姐快出来!!”后台传来了团长的声音:“你个逼养的今天你是怎么的了?叫你脱你不脱,你要死啊。”啪!一个巴掌的声音,接着是小芸的哭声和团长那很大的骂声:“不听话小心我收了你!”“阿叔你不要逼我了,我以后真的不想脱了,呜呜……”志国忙跑到后台,小芸看见他就投到他怀里大哭了起来。外面的观众也进来看了,看见这样的情况,也有那么几个有点良心的就说:“算了算了,这小姑娘也怪可怜的,我们不要闹了,到前面随便看看算了……”有很多人也同意的附和著。于是他们又就走出回台前看演出去了,其他的女孩子走上了舞台上又开始表演起来。团长指著小芸骂着:“你爸把你交给我带出来,你当是来好玩的吗?上台脱个衣服怎么了?委屈你啦?你还不就是个小贱货吗?干你几回你怎么不吱声啦!日你娘的,不上台你给我不要吃饭,我可养不起你这样的千金小姐!!”小芸听着哭的更厉害了,志国也很无奈,只能拍着她的肩头安慰她不要哭。团长又骂了一阵掀开了舞台和前台隔着的布帘走了出去,小芸在志国的怀里抽噎了好一会,志国正不知所措,她收了哭,从舞台边上拿起一件长外套披在身上,从棚子后面留的出口跑到了车上去了……

(二)

志国忙跟着小芸也跑了上了车,志国蹲在了小芸的前面,小芸披着衣服坐在车里的一床被子上不做声,眼睛红红的,还挂著泪痕。志国从衣兜里掏出一包面巾纸,弄开一张给小芸擦拭著脸上的泪水,小芸像是失了魂一般,任他擦拭著却不说话。等志国小心的帮她擦干了泪水,小芸鼻子一抽搐,两行泪水又下来了。这下志国可慌了,忙坐到她的边上抱住了她:“不要哭了好不好?等下我和团长去说,你不能再上去跳那样的舞了。”小芸一听又哭了起来:“我也不知道我阿叔怎么一定要我跳,我真的不想在上面脱衣服了,呜……”这时候,一个叫陶雪的女孩也爬上了车子,看见他们两个坐在那就说:“小芸,你叔叔叫你回去呢,等下你还要上台唱歌。”志国说:“你看今天小芸都这样了,还能上台吗?团长呢?我和他说说。”陶雪看了看他们,说:“那好吧,我还得上台跳舞,团长在后台呢,我走了啊。”看了志国一眼转身下了车。志国叫小芸先在车上休息,自己下了车朝歌舞团走去。进到了后台,团长正坐在报幕边上的凳子上,看见他来了就把他拉到了一边。志国正想和他说小芸的事,想请他不要再让小芸上台跳艳舞,团长开了口:“小张,后天是义乌的大陈交流会,我们在这明天演完就要走了。明天你和我一起去大陈跑个地怎么样?”歌舞团每到一个交流会都要先找好演出的地方,得和好几个部门打个招呼,跑好地,拉好关系才能放心演出赚钱,这也是必须的。志国迟疑的说:“我去行吗?”团长笑着说:“怎么不行呢,你是义乌本地人,怎么也比我熟悉点这里的情况。我一个人出去也难办事,团子里反正有我儿子军正看着,你以后就和我一起跑跑地好了,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的。”志国听他这样一说就同意了:“那好吧,不过团长,你能不能不要叫小芸上去跳那种舞了,我觉得……”团长拍拍他的肩头说:“行啊,那事情以后再说了,你对她倒是蛮真心啊。今天来的人不少,等下我叫别人上去跳一下好了,就这样。”说完,转身又出去了。这时候台上在表演杂技,团长的外甥女章秀秀表演柔术,下面就该一个叫王小惠的女孩子上台唱歌了。这个小惠19岁,身高160左右,人长的很漂亮,就是每天拉着脸,不太和人说话。她每天上台跳一下群舞之外还上去唱一次歌,志国觉得她有点太冷感,看着她现在在小楼梯边换装就问报幕的:“今天她上去唱什么歌?”报幕的叫施文天,平常和志国处的也蛮好,一边从后台的布幕边看着台上的秀秀演杂技,一边顺手把今天的演出单递给了他,又问他:“等下你上不上去唱歌?”志国看看演出单,还有五个节目就演完了,秀秀的杂技柔术过后是小惠的两首歌《爱你十分泪七分》《怎么HAPPY》,后面是歌伴舞蹈《最激帝国》由章缘、左艳艳、郭玲、刘维维上台。再下面是双人舞蹈,由章小花和小莲上台,这两个女孩子年纪都很小,个子也不高,一起跳倒也好看。最后是一个艳舞,本来是要小芸跳的,现在单子上小芸的名字划掉了,边上写着吴美丽的名字。志国看完把单子还给他,对他说:“那等下双人舞蹈过后我上去唱首歌玩玩吧,吴美丽她等下要上去真要脱衣服的吗?”施文天笑笑:“是啊,团长叫她上,她还能不上吗?不过就是她人长的不怎么样,没什么看头。”志国心里暗骂:“你老婆郭玲长的倒是有看头,什么时候叫她上去跳一下最好。”嘴上却不说出来,动手翻了下伴奏VCD找了一张给他:“等下我唱黄安的新鸳鸯蝴蝶梦好了,我先出去一下,等下到我了你报一下。”施文天答应了。转身从后面走了出去,舞台的背景布幕后面剩了点空间出来给演员们放服装和道具用,等下要上台的女孩们在那里换好衣服等著,志国看了她们一眼。出来又到了车上,小芸还坐在那里,边上多了两个女孩,一看一个是陶雪,一个是团长儿子章军正的女朋友孙丽,正陪着小芸在说话,现在小芸看起来好多了,还和她们有说有笑的呢。志国一看这情况放心了些,问陶雪:“你不是说过去跳舞的吗,怎么又回来了?”陶雪没好气的说:“团长叫我去跳那个,我说我不干,他没办法,叫吴美丽跳了,我没事了,就出来陪小芸了嘛。”孙丽才18岁,很清纯的模样,个子倒也不矮,有163左右,不过和同样170左右的小芸和陶雪比起来还是显的矮了点。孙丽见到志国上了车来,看着他不知为什么脸上一红,对小芸说:“我先下去了,我到军正那里去一下。”孙丽下了车,陶雪笑笑说:“这小大姐人还没懂事,就有男朋友了,听说她和军正早就睡过了,胆子也不小啊。”小芸尴尬的说:“陶雪,你怎么说这些啊,好像你就很懂事似的。”陶雪笑了起来:“怎么的也比你们懂事啊,我就想找个男朋友了。就是团子里没一个男的看的上,好不容易来了志国,谁知道又让你先抢去了。”小芸笑骂道:“呸,让给你好了,省的你再发骚。”志国也坐了下来:“我看管灯光的孙老头不错,你去找他做男朋友吧,小芸才不会舍得把我让了呢。”陶雪呕了一口:“你不要说那个孙老头,才23岁呢,看起来跟个50岁的老头似的,恶心死了。又不知道干净,整天脏脏的。对了,好像我听人家说他是因为想追吴美丽才来这个团的,我看他对她真的是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呢。”小芸点点头:“嗯,他来都有快一年了,就是对吴美丽好,干的活又多,都是累成那样老样的。不过吴美丽好像对他也没什么意思。”志国说:“那最好,现在陶雪只要对孙老头表示一下,那好事就成了,我和小芸就有喜酒喝了。”陶雪叹了口气:“得了吧,怎么的也不会看上他啊,找个男朋友还真难哪,这歌舞团里我真不该来,来了想走又走不开了,哎……”小芸也跟着叹了口气。志国对小芸说了,团长同意她以后不用上台跳艳舞了,小芸点点头,又问:“现在我阿叔叫吴美丽上去跳,也不知道孙老头急不急。”陶雪说:“那时候孙老头就在边上,就是没说什么,看他样子倒是急了,不过谁理他呢,他还不是不敢吱声么。”志国和小芸想想也是,孙老头在团里谁都看不起他,吴美丽不说什么他敢和团长急?这时候大棚子里传来报幕的声音:“刚才大家欣赏的是本团的双人舞蹈,舞蹈让人逍遥,那歌声会让人陶醉,接下来……”志国一听知道自己要上台了,忙和她们说了声就下了车。陶雪拉起小芸说:“走,我也去听听志国唱歌。”两个女孩也跟了下来。进了棚子,志国从音控台上拿了个无线话筒做好上台的准备,施文天接着报幕:“……由本团的青年歌手阿龙为大家带来一首好听的歌曲,黄安的新鸳鸯蝴蝶梦,演员登上艺术的舞台……”阿龙就是志国在团里的代号了,这时候团里其他的女孩子聚在了舞台的幕后休息,等下也就要吃午饭了。过一会伴奏一响起,志国就登上了台唱歌,陶雪和小芸站在音控台边上看着。台下的观众对志国的演唱明显没有兴趣,虽然志国唱的很投入,下面的观众却是嘘声不断,还有人叫骂着叫他下去。志国好不容易唱完一首歌,对台下的观众鞠了一躬,说声谢谢就跑下了台。在后面看的陶雪和小芸则拚命的鼓掌,其他的女孩子也为志国鼓掌叫好。施文天不怀好意的对志国笑笑,然后又拿起了话筒开始报幕:“青春,是最美好的,少女的青春,有火一般的热情,有花一般的美丽,青春大爆炸,遍地开黄花。接下来由本团的舞蹈演员阿丽上台为大家送上精彩的单人舞蹈──个人狂跳,激情奉献给光临本次演出的各位佳宾。舞蹈演员,请登上浪漫的舞台。”演出的音箱放出了强烈的迪斯科音乐,那是一首《无限》。吴美丽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穿着三点式就上了舞台。因为这是吴美丽第一次上去跳艳舞,歌舞团里的女孩子们都挤在后台看她怎么表演,志国和小芸也站在后面看着。孙老头拉着脸,因为要打灯光,似乎也无可奈何,只是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谁都看能出来他的难过,悲哀极了。也许这真是一种悲哀,一个女孩子只是因为这种无奈的生活,就被逼上了这样的舞台,也许她的身体还从来没有给自己喜欢的男人看过,但在这个场合下,她却将自己的身体完全没有保留的,最暴露的,让台下的无数双色咪咪的,完全陌生的眼睛毫无顾忌的在自己的身体上游弋。吴美丽表情很自然,似乎台下的目光不是在看自己,笑着,似乎有点鄙视,鄙视什么呢?观众吗?还是自己?或者现在她鄙视的是自己,但不久,她就会鄙视观众了吧……“哦!不错!”“爽爽!”台下的观众高叫着,气氛热烈。吴美丽脱了。很快就是全裸。孙老头站起来看了一下,就低下了头。施文天随着音乐在点着头。军正他们在收拾东西准备停售票休息。台下的观众像魔鬼,为这“精彩”的表演欢呼,鼓掌。团长站在观众后面,脸上都是笑。志国他们沉默的看着,不一会其他的女孩子们都散了去,有的回到了车上,有的到幕后谈起天来。志国、小芸和陶雪还在看着,不过知道演出就要结束了。演出是上午一场,下午两场,演出了大概有两个小时左右,本来也还早,但是因为团长也不太看好这地,就不准备连着上了,人累,连着演观众也不散场,新进来的不多,效果不好。演出结束散了场,不一会又吃了中饭,下午又是演了两场,时间过的快,等晚上又演了一场,快10点一天的演出结束,大家都找地方睡了。志国想去约小芸走走,但舞台和车上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只好先在舞台上铺下被铺躺下。闭上眼睛过了个把小时,但是心里想着小芸,怎么也睡不去,又想着她会去哪里呢?难道是上街迷路了?现在睡了吗?越想着,志国就越发不放心起来,想着小芸一般都在大车上睡,忍不住就爬了起来,穿了衣服要去车上看看。车上黑漆漆的,一个女的发出声音:“谁?”志国忙应了一声:“是我,张志国,是陶雪吗?”陶雪嗯了一声,又问:“还没睡吗?上来做什么?”“小芸回来了吗?”志国问她。陶雪呆了一下,说:“还没呢,不找了吧,她不会事的,等下就会回来。”志国这下可纳闷了,找不到小芸,只好又下了车。走了点路,志国看了一眼团长的小棚子,里面还有灯光,离车也不是很远,志国迈脚就走了过去。到了边上,志国听见里面居然有女人的喘气声,毕竟有了和小芸的那一次经验,志国知道里面肯定是有人在做那事情,只是会是谁呢?因为团长的老婆并没有跟在团里。志国放低了脚步,轻轻的走到门边,这种棚子是用帆布搭的,他小心的掀了一点缝,瞇起眼睛往里面看去。里面的张床上,身材矮胖的团长全身赤裸著,压住了一个女人赤裸的身体正在耸动着屁股,由于床是直放著的,志国只能看到团长的下身和那个女人的两条雪白的大腿,屁股挺起来的时候,团长那根不怎么长大的阴茎和那个女人被插的阴部都一览无余。团长喘著粗气,身下的女人只是在低低的呻吟……

(三)

志国看的心跳加快,但隐隐约约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有一种不太妙的感觉。更可怕的是他的脑子里忽然跳出了一个不祥的念头,这个女孩子到底是谁?小芸又会在哪里?不会就是……可……团长是她的亲叔叔啊!再看里面,章团长忽然喘气更粗重了,抽插的速度也快了许多,志国知道他就要射了,结果很快就要明了。耳朵里传来团长的粗重的喘气和身下女孩子的呻吟,志国想到被团长压在身下的那个女孩子很可能就是小芸,心里有一种绝望的惊鄂,又有一种自己也不明白的冲动。这是她亲叔叔压在她身上,她的阴道里的那根阴茎是她亲叔叔的?!!志国不知道自己都在想着什么,只觉得自己的阴茎硬的难受,很想释放一下,但还是紧张的接着偷看里面的情景。果然,团长又使劲的耸动了几下屁股,然后整个人用力的压到女孩子的身上,过一会长长的吁了口气。再等了一下,低下的那个女孩子说话了,这一说话,对志国来说不碲是在他耳边炸开了一个晴天霹雳!“啊叔,求求你,以后不要找我做这个事了,我现在和志国好了,我不想被他知道。”小芸,真的是小芸!为什么!怎么会这样!他的脑子一时间乱轰轰的,团长之前说的话又在脑海里回响:“……要不要我给你个机会啊……让你尝尝鲜了,她可是嫩的很哦……”原来,原来这可恨的家伙早就……似乎志国现在心里愤怒的想冲进去把这个禽兽不如的团长撕个粉碎,一时间楚楚可怜,纯洁的小芸被今天看到的一切仿佛都扭曲了,他们居然乱伦,他们是亲叔侄,居然搞这样的事情,亲叔叔把阴茎插进了亲侄女的阴道里,亲侄女的子宫里被射进了自己亲叔叔的精液,而这个叔叔的侄女,竟然是自己最爱的女孩子,昨天刚刚和自己做过爱的小芸!章团长的劲头过了,从小芸的身上翻了下来,拿了块布条擦了擦自己的阴茎,又甩给还在失神的小芸:“日你的,你也不要太给你脸不要,志国就准了要定你了?老子再弄你几次又有什么大不了?你自己小心点别给他发现了可知道?爱怎么弄你怎么弄你。”小芸好像呆住了,确实,她也真的接受不了,本来以为有了志国,叔叔怎么会要求她做这样无耻的事情,但现在,似乎这一个想法破灭了。她默默的拿起了那块布条,痴痴的伸到自己的下身擦了,坐了起来,开始找自己的衣服穿。小芸一坐起来,志国这下可看的清清楚楚:小芸,是她,现在她表情很呆滞,眼睛无光,不知道是在想着什么,忽然的又从眼角里滚落了两大颗泪珠来。志国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也像是明白了小芸的那种酸楚,看着小芸穿好了衣服向门边走来,他慌忙移动脚步躲到了黑暗里,然后看着小芸走回了车子,上了车。棚子里的团长又咕哝了一句:“这逼还真强,花了这么多时间才搞了,日她娘的!”再过一会团长似乎已经睡了,里面再也没有什么声音,志国心里叹了口气,想了一会,还是回到了舞台上,钻进自己的被窝。他努力的想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睡去,更希望刚才看到的那一切都是自己在做梦,他狠狠的用手捏了自己的大腿一下,有疼的感觉。他的希望破灭了,小芸,为什么你和你叔叔会有这种事情呢。亲眼看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被别的男人肆意的玩弄,并且那个男人还是平常看起来对自己很和气的团长,女孩子的亲叔叔,天,该怎么办呢?心里的那种怒气又涌了上来,这个该死的东西,玷污了自己心中最纯洁的小芸,从叫小芸跳脱衣舞,现在又见到他对小芸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志国咬紧了牙齿,一个念头上来:我去狠狠的揍他一顿,然后带小芸离开这里。这想法似乎很对,志国几次都想要起来去完成这件事情。但随即又想的到,自己能不能干的过他还不一定,何况他儿子也一定会对自己动手,加上这团子是他的,揍了他,自己能走的开吗?再说到时候小芸又怎么办?如果她知道自己明白了他们之间的关系,那不是伤害了她吗?再说小芸现在这样的情况,就一定会跟自己走吗?还要去爱小芸吗?她不再纯洁,不再是完美的了,她被其他男人上了,这个男人还是差不多天天要见到的团长。忽然烦躁的觉得,小芸的身体好脏,好脏。忽然的想起小芸那眼角滚落的泪水,小芸也是千百个不愿意啊,她说过了,她要和自己好,要把一切送给自己。可是,为什么团长找她的时候她不拒绝呢?就算拒绝不了为什么又不跑到自己这里来呢?忽然想到,这个歌舞团里的每个人似乎都是怪怪的,好像都在瞒着什么,天知道以后又会发现什么呢?可是又不知道哪里有什么不对头的。志国的头都想大了,心里有无数个不同的念头在冲撞著,愤恨,暴怒,厌恶,悲哀,都在心里挣扎,也有一些自己也感到很不可思议念头涌来。小芸,她……和自己的亲叔叔做爱!自己看的清清楚楚!她叔叔矮胖的身体压在小芸洁白的肉体上,她叔叔的阴茎深深的插在小芸的阴道里,小芸在低声的呻吟……志国的思想忽然就转到了这个方面去了,自己觉得很龌龊,但奇怪的是竟然小芸和叔叔乱伦的景像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小芸那雪白修长的双腿,翘立的双乳,是那样的美丽。她叔叔喘着气用力的干着自己的侄女小芸,直到最后把精液用力的射进了小芸稚嫩的子宫。想像着她叔叔的精液从小芸的阴道里流淌出来,混合著小芸的淫水把她的小穴都弄的很湿,小芸的大腿上,小腹上都是爱液……志国居然发现自己很兴奋!生理上不可抑制的出现了变化,下身的某个部位疯了似的在涨大著。志国的阴茎已经硬的难受极了,他狠狠的骂了自己一句无耻,但还是忍不住把手伸到内裤里面,握住涨硬的阴茎开始套弄起来,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出现著小芸和她叔叔乱伦的画面,那被阴茎撑开的小穴,那射进小芸阴道的罪恶精液……志国终于在脑海里出现小芸张开的双腿,阴道里流淌著精液和淫水那个画面的时候,快感到了极点,喷涌的精液射的自己满手都是。休息了一会,他看看身边的人都已经睡着,胡乱的把手上的精液擦在了被子上,又擦了擦阴茎,闭上了眼睛。他在心里说:算了,不要去想了,一切都等到明天再说吧……第二天早上七点,他被舞台上其他睡的人收拾铺盖吵醒了,伸个懒腰,发现自己的精神居然很好,昨天没睡好但似乎一点影响也没有。起来收拾好铺盖拿到大车上,发现小芸已经起来没在车上了。志国拿了毛巾牙刷,刚好一个叫小钱的18岁男孩提了点水过来,他就拦住了搞了水洗刷起来。弄好这些,他想出去吃早饭。歌舞团里其他的人,包括那个看票的小钱都围在烧饭的锅边上盛稀饭,稀饭是孙老头很早就起来烧好了的。正准备迈脚,有一只手蒙上了志国的眼睛,他被一惊,忙拉开那只手,把那个人拉到自己的面前,等看清楚了是谁,心里咯登了一下。“志国,我帮你买了小笼包还有牛奶呢。”小芸很开心的一只手举著一份早餐,在他面前晃了几下。忽然心里觉得甜甜的,小芸对自己真好,可是又有点酸酸的,现在这个开心的小芸,就是昨天晚上还挂著泪水的那个吗?小芸看着志国在呆呆的看着自己,一声不响,蒙他眼睛的那只手还是被他捏著,想抽出来,但志国下意识的捏的更紧了。“你怎么了?”小芸有点吃惊,害怕的看着他。志国惊醒过来尴尬的放开手,拉着小芸走到边上,两人蹲到了一个比较安静的角落。小芸把早餐拿出来,叫志国张嘴,把一个小笼包塞进了他的嘴巴。志国费力的吞了下去,小芸转着头问他:“好吃吗?我很早就起来去买了哦,走了很远的路。”又把那瓶牛奶插上了吸管也喂在他嘴里给他吸了一口。志国皱着眉头问她:“你吃了吗?”“吃过了啊,早就吃了,吃的稀饭。”“你怎么不给自己也买一点来吃。”“我稀饭吃惯了嘛,你说稀饭不好吃,我就起来给你买别的早饭,不好吗?”志国不再说什么,把可爱的小芸轻轻的拥在怀里,大口大口的吃着她买的早餐。吃完了,两个人情深意浓的依偎在一起,小芸的心儿似乎都像要飞了,到处志国到歌舞团,她就知道他是因为喜欢自己,志国的外貌和对自己的关心也打动了自己的心扉,前天那一次的消魂更是让她对志国死心塌地了。志国心里想的又不一样,虽然昨天他很不幸的看到了丑恶的那一幕,但仔细想想那也不是小芸自己找的事情,自己来歌舞团的目的只是小芸,现在她对自己深爱有加,自己又怎么能不欣慰?虽然那一幕的阴影还在,但就当它根本没发生吧,小芸,她现在不是这样的可爱纯洁吗?看着志国深情的目光,小芸情不自禁的伸过头去,在他的嘴边轻轻吻了一口。志国正准备回吻,一个声音大叫了起来:“好啊,两个人在干好事!你这小大姐啊,胆子还真大!”志国和小芸都吓了一大跳,忙站了起来,一看原来是陶雪来了。老是有点活泼过头的陶雪笑嘻嘻的站在他们面前,手里还拿着吃稀饭的盆子,拿着筷子在铛铛的敲:“我说小芸啊,你和他来这边做什么,这里真好,就你们两个蹲著,边上有石头一挡住,你们亲个嘴啊,摸来摸去啊,然后再干点什么,很过瘾的吧?”说著很奸诈的一笑。志国真的被她弄的哭笑不得,这个江苏的女孩子说话老是这样粗鲁,真不知道她怎么会懂的这样多,胆子又大:“你不要乱说好不好,小心我火起来把你衣服脱了欺负你。”小芸一手夺过陶雪手里的盆子砸到了地上:“叫你乱说,你个骚货,吓死我了。”陶雪弯腰捡起了盆子笑着说:“我说我的小大姐,你们做什么呢,我管不著了,不过你叔在找志国呢,现在在他小棚里,你舍不舍得放他去啊。”小芸忙叫志国先去,自己和陶雪回歌舞大棚里面做演出的准备去了。到了小棚里,章团长正坐在床边上抽烟呢,今天他换上了一件发亮的皮装,显的很有派头,见了志国就说:“小张,你先去换件好点的衣服,等下我们去大陈跑地去,那边交流会就要开始了,地还没说好呢。”志国看着面前这个人面兽心的东西真的不是滋味,但还没有发作,回到大车上找出自己的行李,拿了一套笔挺的新西装穿了,又到了小棚子里。团长拿了个公文包,和志国两个拦了辆客车,往义乌的衬衫生产基地大陈镇赶了过去。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到了大陈,团长先买了两包中华,给了一包志国,叫他见时机递人。又说了些要注意的事情,就先到了大陈派出所。事情进行的很顺利,志国一口义乌话省了很多麻烦,他本来也就是一个灵活的人,家里做生意见多了交际应酬。在谈好了演出要交的费用,又给了那些部门的人送了些门票请他们有空来参观,说说好话开开玩笑。一上午,公安、工商、文化部、演出地皮都搞的顺当了。事情办好,章团长很开心,连连拍着志国的肩头夸奖他,又拉志国到一家饭店吃午饭。团长带的钱不少,做歌舞团这生意的收入很可观,在拉关系上也要舍得花钱,所以每次跑地,他都带着不少的钞票出门。一会菜上来了,又叫了啤酒,团长兴致高昂的和志国碰杯,几杯酒下肚。团长笑着对志国说:“小张啊,这次真好有你啊,你做的很好。从前我一个人跑地的时候,本地人欺负我是外地的,不是刁难我,就是要的钱很多,很难做啊。这次你一帮我,果然顺利多了。”志国对自己的表现也很满意,加上一路团长对他拍的马屁也让他很舒服,忙说:“哪里哪里,还不是团长你带我的,我懂什么呢,以后我尽力就是了,不过我看跑地也不是太难,我应该没问题。”团长点点头表示赞许,两个人又随便聊了一些话,喝了酒就叫服务员盛了饭来吃。吃了饭团长买了单,拍拍志国的肩头说:“小张,你这次帮了我大忙,今天跑来跑去也辛苦了,这样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让你轻松轻松。”两人迈脚走进一家美发中心(那几年并不是像现在这样满地多的是什么洗头敲背的鸡店,基本上还是用美容美发做的幌子,不太明显。),店里的老板娘看见这两个派头的客人上门,忙问要不要洗个头。团长笑着问:“我说,老板娘,有没有按摩的?”那30多岁的女人点了点头,说声上楼去,就先往里面的楼梯走了上去。他们两个忙也跟了上去。

到了三楼,老板娘用钥匙打开了头一个房间,里边一个皮沙发上坐着几个打扮的很招摇的女孩子在嬉闹,有两个看起来年纪没出20,也有几个快30的。老板娘问:“你们还满意吗?”团长说不错了,谈了价格就给钱,老板娘拿了钱,又叫他们自己选一个,交代她们招呼好,笑着下了楼。团长让志国先选,志国还是第一次到这样的地方来,不过既然来了,也不能被别人看笑话了,于是大胆的走到那些女孩子面前挑着。志国走到一个穿黄色背心的女孩子面前,看起来这个女孩子年纪不大,应该才就18、19岁,长的比较清秀,身材看起来也相当不错,化装不是很多,一看就让志国有了好感。那女孩子见志国在看她,又好像有点不好意思,歪著头撒娇的笑了笑说:“你要找我啊,那我们进去好了。”边上那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子也笑了:“想不到刚才还说著,就有人来找你了,好了,这帅哥和你也相配。”又对志国说:“我妹妹才18岁,你可要温柔点哦,要不我们可要心疼了。”团长一看这势头,觉得有趣,凑过来说:“干脆就你也来吧,大家乐乐。”那女孩子也不废话,大方的拉住了团长的手就往门外边走去,看见志国和那个小女孩子还在磨蹭,忍不住又去拖了一把。四人出了那房间,大点的那个女孩子先到下面拿了钥匙,回来打开了走廊边的一个房间门。志国一进房间,发现里面和一般的房间也没什么两样,只是摆设少了些,一张大床摆在中间,窗帘布紧紧的拉着,横著还有一个小门。那女的留下了志国和她那个妹妹,笑着又拉团长进了小门里边,原来那是隔壁的另一间。女孩子进了房间就一直低着头,志国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一时间两个人都站了一会,隔壁的房间里,却不时的传来了嬉笑声。女孩子见志国迟迟不动,只好先说话:“先生,我们到床上去吧。”志国硬著头皮脱了鞋子坐到了床上,眼睛看着女孩子,那架势倒像是被她强迫的。等女孩子也上了床,看他拘谨成这样,不觉好笑,“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志国说:“你笑什么啊。”“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到这里来和你这样的傻呢,你从前没找过小姐吗?”说著开始帮志国来脱衣服。志国只好承认自己是第一次上这样的地方来,又问她叫什么名字,几岁了,哪里人。女孩子边帮他脱衣服,一边回答他:“我是湖南的,今年18岁了,这里她们都叫我小丽。”又问他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志国忙回答说:“我是本地人,叫张志国,19岁了。”女孩子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又没问你几岁了。”动手帮他把最后的内裤也脱掉了。两个人这样一问一答,气氛开始融洽了起来,志国全身赤裸,这时候就也来脱小丽的衣服,她很乖的配合他把自己也弄了个光身子。等两个人都裸体相对,女孩子主动的来抱住了志国。志国只觉得一个腻滑滑的女体靠了上来,反身迎去,小丽的乳房软软的挤到了他的胸口,一双眼睛正张的大大的看着自己,樱桃小口就在自己眼前,志国心中一动,将嘴唇印了上去,两人四唇相接,又都闭起了眼睛。吻了有一会,小丽的身子就软了下来,散了吻低声说:“我们开始吧,有时间的呢。”就在志国身边仰面躺了下来,把自己的两条腿分开,说:“你上来吧。”志国站了起来,刚才的那一吻,他觉得现在的口腔里还有一股香香甜甜的味道。再看小丽,虽然还有点稚气,但身材也已不错:双腿很修长,乳房虽然不怎么大,但腰很细,小腹很平坦。再看她双腿中间的阴户鼓鼓的,雪白的阴户上点缀著一撮稀疏的阴毛。更难得的是皮肤白皙光滑,脖子欣长,这时候仰面躺下,一头乌黑的长发映着比较清秀的小脸,真算是遇到好货色了。“她和小芸可能都有的一比。”志国心里不自觉的拿这个陌生的小丽和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做起了比较。小丽看他还傻站着,忍不住又问:“你怎么还不上来啊,你不会不知道怎么做的吧?”志国忙就俯身压了下去。也许是第一次上小姐心理有点紧张,志国的阴茎虽然已经有点抬头,不过还是没能完全的硬挺,一靠到小丽的阴户,上去顶了一下,只是顶不进去。小丽忙用手拿了他的阴茎,另一只手翻开了自己的阴唇,将他的阴茎对准了自己的阴道口,先把他的龟头塞了点进去,放开了手,把自己的屁股往上一抬,志国的阴茎才顺利的被纳入了她温热的阴道里。一开始有点紧张,但一到两人的性器官结合无间,志国也就放松了下来,心情一放松,阴茎那处就传来了让自己消魂的快感。试想,一个前几天才有第一次和女人做爱的男孩子,面对女人的身体,怎么能不冲动。当下志国的阴茎被阴道里面的嫩肉一裹,飞快的粗大起来,身下的小丽感受到了他的变化,只觉得自己的阴道里一下子涨的难受,嘴里禁不住啊了一声。志国有了状态,开始挺动下身抽插起来。隔壁的团长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那个女人的声音很大的传了过来:“哦,你再用力一点啦,人家好舒服……老板你真棒哦。”声音很有诱惑力,听的志国忍不住对身下的小丽干的用力了些,又问小丽:“你姐姐叫什么名字?”小丽好像听到那声音挺害羞的,脸都红了,又听到志国这样问,就说:“她是我表姐,姓王,她们叫她小王。”志国说:“你表姐真骚,叫的声音好大。”小丽往上抬了一下屁股:“你是不是喜欢她那样的女人啊?”志国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样,现在插小丽的穴有了感觉,阴茎传来的快感让他什么都不再去想了,只是用力的做着抽插的运动。不一会身下的小丽也叫起床来,虽然没有小王那么夸张,还有点做作的样子,但志国听的性欲大增,干的也更卖力了。一时间两个房间里都是淫语浪叫,好一派春色无边。小丽的虽然不是原装货,不过因为年纪小,阴道很紧凑,阴道壁的嫩肉刮着志国的阴茎也着实舒服,里面的淫水随着抽插也越来越多,滑的不得了。志国问:“能不能换个动作来?”小丽正被他干的闭起了眼睛享受,下面忽然又停了动作,忙说:“好,你要怎么做呢?”志国提议从后面插进去,小丽二话没说就背着他跪了下来,又把手撑到了床上,把屁股高高的翘了对着志国。小丽的屁股也不是很大,不过看起来很结实,圆圆的,志国忍不住先用手捧住了摸了几圈,又在她后面也跪了下来,用手去摸她的光滑阴户。小丽却伸了一只手过来找到了他的阴茎往自己的屁股沟里凑,对住了自己的穴口撒娇的说:“你快插进来嘛,我要,你快干我吧。”挺著自己的阴茎慢慢的往她的阴道深处插进去,用手分开了她的屁股蛋,志国看着自己的阴茎慢慢的陷进了小丽的阴道当中,两边的阴唇被插的带了些进去,还能看见些阴道露出的红红嫩肉。那感觉真的是爽透了,他忍不住哦了一声,用力将阴茎顶了个到底,然后抱住小丽的腰肢飞快的干了起来。小丽被他插的咿咿啊啊的叫着,声音断断续续的:“啊~啊~哦~哦~咿~咿~好快……哦~哦~受不了了……啊~咿~哦~哦~太深~了~哦~咿~哦……”这声音在志国听来真是好听,他干的更快、更狠了,想着反正也是花了钱,要玩就玩的痛快点。大概过了20来分钟了吧,志国正干的欢,不知道什么时候团长和那个小王开了门走了进来,就站在一边看着他们在搞。志国感觉背后有人,吓的忙把阴茎抽了出来转头去看,发现是他们两个,忙说:“你们来做什么啊,你们搞完了?”团长停著个大肚皮,笑了笑说:“是啊,还是你时间长,到底年轻啊。我们做完了听你这边还在这里搞,她说出来看看呢。”小王一边把志国又推到了小丽后面,用手拿着他的阴茎凑进了小丽的阴道,笑着说:“别不好意思,你接续啊。”又说:“妹妹啊,他弄的你还舒服吧。”小丽没说话,头也不敢转过来,心里可能也在想着她表姐真没数,这时候进来看,真不好意思。志国见事情这样了,也不再管其他,又摆好姿势,接着和小丽搞了起来,任由团长和小王两个在一边大肆的欣赏他们的表演了。又接着抽插了百来下,小丽身子一软,上半身倒了下去,志国只觉得她阴道深处涌出了一大股热水,冲击著自己的龟头。阴道壁夸张的把自己的阴茎紧紧的咬住,一夹一夹的,原来她是高潮了。志国可还没有够呢,刚才本来已经快射了,谁知道被小王他们两个一搅,快感又低了下去,现在觉得自己还要再多搞几下才行,只能又向前推了点,继续抽插。边上的小王忙问:“妹妹你不行了?”小丽呜了一声,无力的说:“嗯,我不行了,舒服过了,再搞下去怕是受不住了。”团长哈哈大笑:“不会吧,做小姐被搞还会受不了啊,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小王白了他一眼说:“我妹妹才出来做的吗,又没做过几次了,再说你朋友也太厉害了点,要是像你射的快就没问题了。”两个人都还是光着身子,团长听了小王这样说,打了她一下屁股说:“刚才你可是被我干的一直叫舒服,哼,那你说现在怎么办啊,要不你也给我朋友搞一回好了,你应该还没爽够吧?”小王忙叫志国停下,自己上了床,在一边躺下,分开了腿:“我妹妹不行了,你让她歇会,和我搞一会行吧?”志国见这样子,把阴茎从小丽的穴里抽了出来,压到了小王的身上,对住了她的穴口一挺,小王的小穴里面淫水未干,很容易的全根插入,埋头动了起来。小丽无力的坐了起来,看看志国在干自己的表姐,用手一摸自己的阴户:“这么多水,刚才难受死了,表姐,谢谢你啦。”阴茎一进到小王的阴道,感觉又是不同,只觉得她的阴道比小丽的宽松多了,水也特别多,抽插起来唧咕有声,刚一搞进去,小王就浪叫了起来:“好哥哥,你干的真好……被你插死了……快点,再用力些……哦……”团长没好气的捏了一把她的乳房:“你这小搔货,就是知道叫。志国,你把她也给搞趴下喽。”志国说:“我哪里能呢,我也就要快了。”小王又用手抱起了自己的两条腿,高高的压在自己胸口,嘴上说:“哥哥,这样干,你能插的更深,你快用力干我,我舒服死了。”这样的姿势志国的阴茎一进一出看的清清楚楚,小王的阴唇被阴茎搅的翻进翻出,团长在一边看的啧啧有声,小丽回了点神,也好奇的凑过头来盯着来看。志国两个干的起劲,团长的鸡巴可又被刺激的抬了头,走到一边也上了床,搂过小丽说:“看的我冒火,你现在行了没,给我再干干。”小丽忙说:“你不是射过了吗,不行的。”团长正在火头上,忙说:“我等下再给你50好了,我一下就出来了。”小王一边浪叫着一边说:“妹妹,你要是行了就给他搞一次吧,他给钱就行了,很快的。”小丽听表姐这样说,听到有钱拿,也就肯了。团长叫她就在小王边上躺下,分开了她的大腿上去就干。弄了一会,回过头一边喘气一边对志国说:“这逼真紧啊。”四个人一张床,真是搞的别开生面,志国已经没了心理负担,有时候回头看下刚才还在被自己干的小丽,现在在团长的身下抬股相迎,心里别样刺激。两个女孩子比赛似的浪叫连连,哦~啊~之声不断。志国又在小王身上抽插了几百下,快感聚积,只感觉腰眼一麻,终于闷吼了一声,将自己的阴茎紧紧的抵住了小王的子宫口,身子压了上去,阴茎跳动着将精液喷射了出去。时间不长,边上的团长也舒服的叫了一声,把阴茎抽出了小丽了阴道,射在了她的肚皮上……两个人爽够了从里面出来,大概是下午两点左右了,走在路上,志国掏出香烟,给了团长一根,又给自己点上。团长说:“小张,这次够爽吧,以后我们出来这样的机会多的是,你以后多给我帮忙啊。”志国一边回味刚才的美妙,一边忙点着头回答:“真过瘾,嘿,刚才那两个女的还真精彩,我们还换著来搞,真是……哈哈。”又说:“多谢团长请客了,你放心,你对我这样好,我以后一定为你用心办事的。”团长又在路上拦下了回去的客车,两个人上了车,找了位置坐了下来。车子开了,团长从公文包里掏出一把打火机来递给志国:“小张,这是你的吧?”志国接过来一看,真是自己的,到大陈的时候他抽烟找它没找到,就新买了一把,还以为这把打火机是早上换衣服的时候忘记带了呢。心说难道是来的时候掉了,被团长捡到了?可他要是早上捡到了,应该那时候就还给我的啊。看着一脸疑惑的志国,团长先微微的笑了一下,又板起了脸开了口:“这是我早上起床在我棚子门边捡到的,昨天晚上我和小芸的事,你一定都看到了吧?”志国一听到这句话,头都大了……